分类目录归档:未分类

拜读《做一个特立独行的面团》

我想成为萨冈口中的面团,“我是一个可塑的面团,但我拒绝任何模子。”我感恩面粉对我的滋养,敬重擀面杖对我的捶打,可更重要的是,我是我自己。

家庭如面粉,给我生命,却不能束缚我的未来。父母常常畅想未来,想我有一份安稳的工作,一个老实的丈夫,然后稳稳地度过一生,归于坟墓。然而这样的我如同肯德基的鸡,若生是为了度过一眼看到头的死去,那不如不生。刘瑜说:“生是为了见识,而不是活着。”我正是该“骑马倚斜桥”的少年,怎能被困在茧中?我该破茧,我将化蝶,我鲜衣怒马,我该青云直上!

社会就是一把擀面杖,锤打着我,然而也存在着我无法苟同的需求,即所谓“成年人的规则”。人往往适应了社会规则,却说是自己征服了社会。正如社会赋予我考生身份,我却无法苟同所谓答题模板。索尔尼仁琴在考卷上无数次批判古拉格群岛,屈原已拒绝再投江,海子思忖还要卧轨多少次;只需再拈二两周国平、梁实秋入卷,一批批克隆的“应试作文”诞生。然后为了适应社会赋予的角色,人们投机取巧丢了自己,让理想放在阁楼中腐烂,却把剩下的蝇营狗苟称作社会、生活本身,唐突了社会……我不愿与这样庸碌的愚人同流合污,我想与社会共舞,强大到这个社会因我而变得更美好。

然而,在追求个性的同时,我也深沉地爱着家庭,敬着社会,要与它们共同烹制一道绝世佳肴。

我自母亲腹中孕育而来,也将如面团与面粉般亲密无间。家书中写满的预期与盼望,无法改变我心中的志向,却送上了亲情的浓汤,绘出一幅乌鸦互哺的画卷,激我扶摇直上,带着整个家庭去更美的地方。

社会则如恩师,若我的国、我的社会吹响号角,我辈将迎着冷气迎难而上,心之所向即是祖国繁荣富强。我又向往文天祥“生无以救国难,死犹为厉鬼以击贼”的爱国情怀;我中意孔子虽累累若丧家犬,仍写出如“日月不可逾”的治国篇章;若我提升自己,坚定爱国之初心,我也将为社会书写宏伟篇章!

我愿生如面团,孤芳自赏,与粉亲密无间,在锤打中坚持本心;若有必要,面团又可以以柔克刚,护着家庭,护着如擀面杖般的社会,似云山苍苍,如江水泱泱。

7月5日游

终于等到中高考放假,才有机会去游访泰城新建的老街。

说是老街,其实并没有什么文化底蕴,甚至街也是新建的。

街是小吃街,两边全是“正宗长沙臭豆腐”、“奶茶”、“烤串”。过于单调,就没拍什么。

街左右侧,各是一座高楼,要把头仰得不能再高;

街的尽头是湖,湖里有跟着音乐节拍的喷泉;

湖上是错综复杂的走廊和亭子,在霓虹灯包围下竟显出些赛博朋克风。

游罢,乘车回家,没有一点激动。